记录我11年交易生涯,交易不易,且行且珍惜!【中】

阅读 :

交易市场中投机和投资的概念一直是所有交易者不愿面对但却又不得不面对的,在我看来当我们试图将之强行分离的时候,可能我们的船已经偏离了一个正确的航向。那么实际上如何在这两个词之间找到恰当的链接才是我们投资者应该思考的内容。

虽然我刚进入市场不久,但是由于非常快速的浏览了很多的书籍,所以也很快在脑中建立了一种分离,也就是投资和投机的分离,在潜意识中我也希望自己能够靠向投资一侧而非投机,现在想想真是傻的可爱。在投资市场中,很多时候我们就是被这种固化的思维影响了我们对市场的正确认知。实际上这个市场哪有投机和投资之分,把它理解为不同层级的交易者如何参与市场的方式反而更加恰当。那么为什么在交易市场里会形成这样的思维是需要搞清楚的,如果我们能够搞清楚这个思维的来源,我们才能真正的发现市场中一种正确的潜在的进化方式。

从进入市场的方式来说,像我这样自己撞向枪口的人实际上是不多的。大多数人实际上都有一种类似的轨迹,而这个轨迹可以描述出大多数交易者在市场中的生命周期。通常来说大多数人进入到各种金融交易市场是因为被刚刚运行的大行情所吸引而进入的,这基本上应该是大多数人的共同轨迹,而且特别有趣的现象就是往往在开始阶段很多人的交易是一帆风顺的,正所谓当局者迷而旁观者清,那个时候大多数人都沉浸在盈利的喜悦之中,变得越来越膨胀。用 欲使其死亡必先使其疯狂 来形容这个阶段是很适合的,对于已经身处交易市场中的人来说,实际上都明白一轮大行情过后,市场将会进入到一个调整周期,而这个时期的新进入的交易者,由于没有止损止盈的概念,所以刚刚好思维就匹配了这段震荡行情,也就是大多数人都会遇见或者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交易时期及我们那个时候都喜欢从这个震荡市里面赚取我们的“第一桶金”。

随着市场的运行,震荡周期早晚都会结束而迎来一轮新的趋势性行情,这个时候我们知道对于我们这样的新交易者来说,将面临前所未有的风险而这个风险不是市场的运行而是我们的坏习惯,我们也将因为之前的投机心理而失去我们辛辛苦苦所得来的“第一桶金”,更可怕的是也许我们连我们的“本金”都无法守护。

通常到了这个阶段,很多人只是刚刚经历了第一次的打击直接放弃的人实际上应该比较少,大多数人开始懂得学习的重要了,这个时候大家才开始有了投资和投机的分别。我们通常会开始怪罪我们之前投机行为,而采取了一种大跨越的思维我们要做一名投资者而不是投机者,可是在刚刚经历了一次打击的面前,实际上大多数人需要的是心理修复,同时开始建立趋势性的交易系统,接下来我们准备迎接第二次的打击。当刚刚建立的趋势性概念加上用时间修复了我们内心的伤痛而不是用能力的修复的时候,我们将面临的刚刚好是一次大的变盘,这个时候我们又会经历我们建立的趋势性思维被市场所针对,这个市场我们就会陷入一种迷茫的状态,我们开始分不清到底什么是投资还是投机。

上面描述的其实也是我在这个市场最初所经历的过程,把它描述出来有必要的,大多数交易者都只是把它埋在心里而使得压力无法外放,我们勇敢一点去面对,去真正找寻这个市场的内在规律,去用一种正确的思维去理解投机和投资的区别和统一才是正经事。

有人问我为什么我从来不去打击一些交易者的想法,实际上这个市场中没有人可以否定别人,也没有人能够肯定自己的想法一定是正确的,往往大多数人都选择和别人争对错,到最后会发现实际上大家都错了。

原因无非就是当你正确的时候会产生一种唯我独尊或者要显摆的感觉,恨不得天下人都要知道;而当你错误时,要用尽全力去掩饰去推脱,去掩盖,去把责任推走。实际上,当我不去和别人讨论对错这个问题的时候,并不是承认别人比我有优势,而是我要保护我自己稳定的心理状态,这个市场不缺短胜先锋,也不缺少常胜将军,而缺少的是永胜元帅。

有人说为什么今天的开篇会提到这些,实际上这些理解是我在第一次的交易之旅中所领悟到的一种认知,而这一点我个人觉得将是大家能否在这个市场生存下去的本质决定因素之一。

在开始的两个月的时间里,我一直是在边看书边看盘中度过的,直到有一天的经历使得我决定去进行实战而不是只停留在看盘的状态。开始的时候,我以为能够体会到行情变化的原因是因为我看了大量知识而得来的,但是实际上我后来才知道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大概某个交易日的中午,具体哪天已经不记得了,大概在中午的停盘前的时候,我正在观察豆粕这个品种,突然有一种感觉,我觉得下午开盘豆粕就会大涨起来,我和我师傅说了一下这个感受,但是师傅说他没有感觉到什么,我想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盘感的存在,虽然我当时的这个概念很模糊但是这种强烈的感觉到现在我都还铭记于心。

当然看我写这个部分的朋友一定猜到了,下午开盘不只是大涨而且是以跳涨的方式豆粕的价格直线拉升,很遗憾由于当时我并不懂得开篇所讲的道理,因为整个交易大厅的人都知道我的这种判断应验了,一下子我真的感觉自己很强,这直接导致接下来我就真的主动去撞向了枪口。。。

那个时候刚刚从学校毕业,而且说实话我这个人有点叛逆,不愿意走一条和别人一样的路,虽然接下来受的苦是很多的,但是我后来总结了一下,如果没有我这种叛逆的性格,实际上我估计我也不可能一次次倒下而站起来,或许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性格既阻碍我们,同时在另一方面也能帮助到我们。

这里朋友们肯定会好奇,为什么后来我觉得我的这次盘感和我所学到的知识是没什么关系的呢?实际上坚持一段时间的交易者会知道,这个市场越是被大家所相信的行情往往不会走出来,而越是不被人注意到的地方却往往暗藏杀机,而这些知识我们很难在已有的数据中看到。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死”在自己引以为傲的丰富技术分析功底上。

那么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盘感呢,我个人觉得有三种原因:

第一、我这个人叛逆 所以思维上往往本来就和别人是逆向的;

第二、我这个人的右脑开发程度比较高,举个例子,初中的时候我们都知道数学会分为代数和几何,在我印象中好像几何从来没考过99分,后来才知道我空间感和立体抽象思维能力是比较强的;

第三、我觉得和我们学习过一些心理学的知识有很大的关系。在军事领域有这样一句话来形容统兵者,“他们既不是传统的战术家,也不是宏观的战略家,而更像是一名心理学家”。这恐怕也是我现在交易体系所研究之一,市场中参与者的心理所产生的驱动力和影响力。

带着第一次的盘感以及认为自己很强的状态,终于下了重要的一个决定,准备开始进行实盘的交易。其实这个感觉就和现在的大多数交易者一样,因为一开始通过模拟盘交易有获利,进而准备开始进行正式交易。通常这个时期的大多数人都会认为我们可以在这个市场里面获利。当然,那个时候我也是这么觉得,但是到后来我们会发现,我们的认知会逐渐的改变,到最后,很多人会告诉身边的人,这个市场一定不要参与。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大多数人都赔了钱。这就是人,我们会认为在这个市场里,如果我都不能赚钱,那么别人都不可以。原本开始的时候我们认为:别人能赚我也能赚,别人不能赚我也可以赚,但到最后我们的认知却变成了:别人赚钱,那都是假的。所以当有人想进入,我们就会本能的告诉他这个市场有多难。这个市场从这个角度来说,实际上是一个无限死循环,大多数人逃不开这样的一个规律,但是大多数人又都想尝试一把。

我就是带着这样的一个状态,开始进入市场的。只是上天的眷顾,在我的认知还没有走到另一端的时候,我及时的发现了另一条可以跳出这个无限死循环的道路。

从开始交易到第一次退出这个市场,所有的过程应该都和大家差不多,但是或许是下面这件事令我经过了思考,去改变了我的认知,从而让我找到了在这个市场可以坚持下去的“正确道路”。

从模拟的状态到实盘的状态,有两件事将显著的变化,一个是看盘的时间会显著提高,特别是有交易单在手的情况下,另一个就是一旦获利持仓的时间会变得很短,通常会不自觉的进行获利的平仓,那种做模拟交易时一拿拿几天的气魄荡然无存。所以有人会说,如果实盘交易的时候我们能够找到当初进行模拟交易时的那种状态该有多好,但是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多数人到离开市场那天也不可能扭转盈利持仓短,而亏损持仓长的这一状态的,好像每天都在分析的是一个大的波段,但是最后能拿到这样大波段空间都是我们亏损单。

在开始交易的时候我就是这样的一种状态,获利的时候都很快就走掉了。那个时候,期货的手续费已经降低了,但是每次获利也只能赚到一点点,而且那个时候也没什么资金,所以赚到的钱实际上真的很少,但是一亏损基本上都可以在设置好的止损位置离场,账户实际上就是一个挣一些就亏回去的循环。

大概这种状态持续到两个月的时间,终于有一天发生了一点点改变,这个改变就是我的一笔豆粕的空单帮助我赚取到了700块,然而我接下来立马干了一件很傻的事情,幸运的是,我及时想明白了这个傻事儿对我的影响,以至于没有掉入那个无限死循环里去。

交易也有一段时间了,那个时候女朋友天天也会问我到底交易的怎么样了?终于在这一天,我有了一个扬眉吐气的资本。停盘以后我迫不及待的给她打电话,告诉了她这个事情,对于圈外人的她来说,自然也是为我感到开心,然而对于我来说却是我第一次交易失败的开始,直到后来不断的反思,我才明白,那赚到的700块之中,至少应该有600块是超出了我当时的实际水平。

我开始幻想如果接下来的每天都可以获利这么多,那会怎么样的情景?晚上我可以请我女友吃任何美食。当时我给她描述出了一个我自己非常厉害的状态,结果她又帮我加了一点码。原本当时觉得会一切顺利,但既然这个恶果我已经种下了,结局就是,我必然要面对它。

第二天开盘,我终于明白了,这样的一件事情仿佛瞬间给自己加上了一个牢固的枷锁,而这个枷锁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以至于后来发生了一系列可笑的事情,直到我短暂的离开了这个市场。

第一次的交易之路令我印象最为深刻的就属这把枷锁的上身,以及之后千辛万苦的寻找如何去除掉它的方法。这把枷锁在身如刺在背,一直影响着我进行正常的交易,这所导致的心理压力更是远远的超过了当时我所能承受的范围。

在交易大厅很多人会认为我比较有天赋,就连我的老师也说我是他见过的300个学生中天赋最高的。所以论总结的话,其实对于我来说就是举一反三的能力,任何的知识点我只需学习一个方向的内容,就会很快的自己去解读到另一个方向的部分。可是后来我才明白,当有机会面对这样一个状态的时候,不管你有没有天赋,实际上这都是一种捧杀的行为。而当时的我并不懂这个道理,自然的落入了这种飘飘然的感觉之中。

在我来到交易大厅之前听闻过这样的一件事,后来才知道这是一件每年都会在交易市场上反反复复发生的事情。曾经在交易大厅有一名比较优秀的交易者,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努力已经可以在市场中赚取稳定的利润,俗话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在这个市场中有能力赚钱的人从来就不缺少机会,其中一次机会使他获得了100万的资金,要知道在那个时候100万的资金算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尽管那个时候的他还一直默默无闻,并不出名,这却是他进入这里时许下了的美好愿望。

之后,他用很短的时间(当然,具体是多长时间我并不清楚,因为我也没有考究这个事情),将100万的资金变为了500万,很自然的他开始获得了他在这个市场中的第一笔分红,据说当时的投资人也非常的慷慨,除了预期的分红还送了他一辆很好的车。

事情进展到这里似乎一切都很美好,然而我师傅告诉我说,后来他的失败就源于上面我说到的捧杀行为。一下子他成为了交易大厅的交易之神,所有人都会向他请教,关键的是,他也把一副枷锁套在了自己的身上。要知道这个市场是无情,一旦人开始有了压力,在交易行为上犯错就是必然的了,具体中间的过程我并不清楚,只知道后来的他将一笔规模在1000万的资金全赔光了。我师傅跟我讲,之后在做检讨的时候,发现他违背了很多他之前建立的交易原则,从而走向了这样的一条路。当然,也许他现在在另外的一个地方重生了也说不定,但是这种被人追捧而自我的膨胀,从而导致在市场中产生巨额亏损的人比比皆是。

来说说我的实情吧,从那一天以后,每天的交易我进入到了这样的一种状态而无法自拔,每天我依旧会分析市场,并且与几个年轻的朋友都会互相讨论。但是,因为那时的我心里已经产生了压力,并且也已经和我女朋友说:放心吧,我可以挣钱。随着压力感愈加强烈,结果就是每每到了要进行交易的时候,我的手指在鼠标左键上的时候,都没有敢按下去的勇气。后来才明白了,这是给自己背负上的枷锁,有了想赢但又怕输的心理。当时每当我女友问我的时候,我会解释说是市场没有机会,还要等等,然而作为一个外行人的她当然不懂,不是市场没有机会,是我自己慢慢变得胆小如鼠,但这个结果怨不得别人,实际上是我自找的麻烦。

本文标题:记录我11年交易生涯,交易不易,且行且珍惜!【中】 - 外汇人生 - 外汇交易员,外汇操盘手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waihuibang.com/fxschool/fxstory/50667.html

相关文章

  • 五年前,一个英国留学生写给我的个人外汇交易成长历程!只为告诉大家少走弯路!

    两年前,那个时候我还读高中,刚成人。像大家知道的一样,我在外留学。我是个从小就没有摸过钱的人,家里管得比较严,其实也是因为父母的生活习惯问题。爸爸妈妈都是自己打拼出来的,所以对钱特别节约。 举个例子吧,去年暑假,在...

    外汇人生
  • 威斯坦的故事:必须自立

      以下为作者和威斯坦的答问记录,问为作者,答为威斯坦:  问:直至大豆战役为止,一向炒卖都是担当好友角色是吗?  答:对,永不抛空。  问:为什么?  答:未买先卖,是非美国人的本色。  问:大豆战役之后,可有变化。  ...

    外汇人生
  • 一个外汇短线高手的心路历程与交易心得

    投资外汇的朋友们当中大概是股民出身比较多,我也不例外(虽然我玩的是黄金但是黄金和外汇在操作方法上很相似,所以我想我的这篇投资心得对大家会有所帮助),97年那场大牛市中我玩权证资金翻了28倍,但我的资金基数比较低,刚开始...

    外汇人生
  • 探秘外汇之乡 --- 温州瑞安的外汇交易传奇

    本帖最后由 FxTrading 于 2018-1-8 14:12 编辑 温州瑞安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很陌生,但是却被业内人称为外汇之乡,如同福建莆田与中国民营医院界的关系一样,温州瑞安有着与中国外汇交易圈子的紧密联系。瑞安人从参与中国...

    外汇人生
  • 混沌操作法作者问答录

      比尔·威廉姆斯是利益联合贸易集团的创办人,实际从事交易活动长达35年。针对交易商的心理与市场间的相互作用,他的创造性工作产生了一种新的心理疗法。威廉斯博士是市场推进指数(M。F。I)的发起人,该指数现在...

    外汇人生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