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的孢子理论,请交易者耐心阅读

阅读 :
外_汇_邦 WaiHuiBang.com
维奥莱塔买了五六种报纸,挨个查找金融培训方面的广告。她把这些广告的地址和电话记下来,挨个打过去。当维奥莱塔打完电话后,她迷惑了,几乎每家培训中心对她的问询都异常热情,介绍都很详尽,都信誓旦旦地说完全能让学员在最短时间里进入这个领域且制胜,似乎赚钱指日可待。只有一家除外,培训广告在报纸的一个很小的角落,从广告看似乎是个人的招生行为。维奥莱塔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对方是一个声音粗重的老年男人,似乎刚才睡醒。

“你是想成为期货专家,还是想成为赢家?”对方劈头就问维奥莱塔。

维奥莱塔没明白对方的意思“这两者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就在于前一个是羊,而后一个是狼。”

“不懂!我还是不明白。”

“假如你想在这个行当混口饭吃,成为一名年薪二十万的专业人士,那么就做前者。如果你不是为了找工作,想挣踢不倒的钱那么就是后者。”

“什么叫踢不倒的钱?”

“就是那种不稳定的钱,今天可能有,明天或许就没有。这钱不是薪水或佣金,完全是靠冒险和赌博而得来。”

“哦!这个意思。”维奥莱塔喜欢这种口气。

“你现在有多少学生?”维奥莱塔问。

“一个也没有!”

维奥莱塔惊讶对方的坦诚相告。

“你真没一个学生吗?”

“是的!”

“那你能介绍某个你曾培训过的学生,让我了解一下你的能力吗?”

“没有,我从来我招到过一个学生。”

“哦!这样……冒昧地问一句!你在期货市场做得成功吗?”

“我是个失败者!”

“既然如此你如何能让我学到真本领呢?”

“这个我不保证!”

“哦!是这样,那我还是考虑一下吧!”

“好吧!你考虑吧,拜拜!”说完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他太直白了,维奥莱塔心里想,他完全不是一个生意人的样子来诱惑我让我去他那里学习。维奥莱塔在这个人的电话上画了个圈。然后点燃一支烟又开始在房间里度步。

“如何选择?”整个晚上维奥莱塔都在思索。最后她决定先去大中心看一看,了解了情况后再做决定。

第二天,维奥莱塔去了三家大的培训中心。她在那里受到热情的接待,同时拿到很多宣传小册子。维奥莱塔回到家后把这些小册子研究了一番,画定了一家,她认为已经把问题解决了。可逐渐又被另一个声音呼唤,那声音在她脑子里不断萦绕,总是督促她去回忆昨天那个与她通电话的人。

“难道我的选择是错的吗?”维奥莱塔问自己,“我是否应该用一种非常规的方式来看待事物呢?”

维奥莱塔很烦恼,一方面她被那人捉摸不定的回答所吸引,另一方面又因为强大的世俗的惯性所拉扯。她决定再打个电话给那个人。

“又是你!”对方听到她的电话后懒洋洋地说。

“是!我说实话吧,我现在拿不定主意是否该跟随你还是按照正常人的逻辑去听那些中心的课。”维奥莱塔说。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去正规中心听课。”

“为什么?难道你就一点不想给我信心来成为你的学生吗?”

“我相信命运,我不会刻意去做别人本不愿意或者不是心甘情愿做的事情。”

“假如我做你的学生,你将如何安排对我的授课呢?”

“这我没想好!”

“哦!你难道就没有一个授课大纲或者讲稿什么的?”

“坦诚地说,我没有。”

“那么你将以什么方式给我讲课呢?”

“这个我说不清。”

维奥莱塔眉头越皱越紧。

“你的授课费是多少?”

“我不知道,随便给吧。”

“这样!我坦白地说,我现在只有700美元,我必须用这些钱在纽约坚持三个星期。”

“哦!看来你是个交不起学费的学生。”

“你的意思是说即便我要去也无法付起你的授课费?”

“我想是这样。”

“假如我帮你做家务什么的,你能答应用这种方式交换吗?”

“做家务?”对方沉默了片刻,“我似乎还没奢侈到请钟点工的地步,但也不是不能接受。你能做什么?”

“我可以为你打扫房间,为你做午餐或者晚餐。”

“我冒昧你问一句,你有工作吗?”对方突然向维奥莱塔提了个令她意外的问题。

“没有!”维奥莱塔迅速地回答。

“你收入从哪来?你如何支付在纽约的开支?”

“父母每月给我一千美金。”

“哦!好吧!反正我看样子也招不到学生。与其作罢还不如收你这个免费的学生。但我每星期只能有三天时间给你讲课,而且只能是晚上。”

“为什么?白天不行吗?”

“白天我有其他的事情做。”

“这样!”维奥莱塔想了想,然后用咨询的口气问:“你真如你说得那样在期货这行当很失败吗?”

“是的,千真万确。”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很怀疑你是否能让我有所收收获。”

“这个你请自便,我不强求你来听我讲课。”

“你叫什么?”

“杰西·克罗尔。”

“我叫维奥莱塔·蒙蒂利亚。”

“哦!你好,蒙蒂利亚小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要睡觉了。”对方打着呵欠用冷淡的口气说。

“哦!那好吧!再见!”维奥莱塔放下电话,凝神静气想了一阵,她逆反心理越来越重,尤其是对方对她这种冷淡态度更加加重了她的逆反心理。假如对方很热情,那也许会让维奥莱塔立刻打消去拜师学艺的念头,对方冷淡傲慢反而让维奥莱塔有一种冲动。

她又把电话拿起来打了过去。

“请问你明天晚上在家吗?”维奥莱塔问。

“在!”

“我如何找你呢?你的地址是哪里?”

“皇后区某街某号。”

维奥莱塔她放下电话后摇摇头。心里说:“皇后区,这个人一定住在贫民窟里。”维奥莱塔越来越觉得自己热衷于拜这个人为师有点荒唐。

第二天早晨,维奥莱塔又去了另外几家培训中心。之后她在街上早早吃了晚饭,坐地铁前往皇后区。皇后区是纽约穷人住的地方,黑人和有色人种很多,而且治安非常不好。

维奥莱塔找这个人住宅花了一番心思。在天还没黑以前终于找到了那所住宅。这是一个五层高的老公寓楼,墙壁都已经残破斑驳。门前大街上到处垃圾和被偷掉轮子的汽车残骸。维奥莱塔推开公寓楼门,上了三楼,然后按动门铃。她听到里面有人缓慢走动的声音,接着门被打开。在门口出现一个乱蓬蓬花白头发,脸上到处都是皱纹的老头。

“是克罗尔先生吗?”维奥莱塔问。

老头上下打量了一下维奥莱塔,然后点点头,他把门开大,让维奥莱塔进来。

“随便坐吧!”克罗尔先生此时还穿着睡袍,似乎刚起来。维奥莱塔在客厅一个破旧的沙发上坐下来,环顾四周。她此时有点后悔了,对自己做出这种鲁莽的决定后悔了。

“东西都在冰箱里,晚饭按照你的心思去做吧!我还要躺一会。你做好了叫我。”克罗尔先生吩咐完立刻进了卧室。

维奥莱塔先是听到克罗尔先生上床的声音,之后没多久就是老头的呼噜声了。

“不可思议。”维奥莱塔心里说,“这是个什么人?连最起码的一点对客人的礼貌都没有,而且还不怕我是个贼。也许他根本就没把我当学生,而是他不花钱雇来的佣人。”维奥莱塔走到厨房,打开冰箱。冰箱里东西塞得满满的,看来老头很少出门,一次的采购就足以应付两个星期的生活了。

维奥莱塔卷起袖子,按照最快的速度,最简单的方式做了一顿晚餐。她耐着性子干完,她觉得既然来了不见识一下克罗尔先生的本事就离开太失败了。

晚餐做好后,维奥莱塔敲卧室的门喊克罗尔先生起来。这次他没有再穿睡衣,而是换了裤子和衬衣。老头坐到餐桌前,示意维奥莱塔一起享用。维奥莱塔摇摇头,说:“我来之前吃过晚饭了。”

“哦!”克罗尔先生点点头,然后一个人吃了起来。他一直默默地吃着,并不理会一旁坐着的维奥莱塔。老头对晚餐如此简单并不在意。他似乎对生活的要求并不高。

克罗尔先生花了半个小时结束了晚餐。之后餐具被维奥莱塔收到厨房里。维奥莱塔懒得去再理会那些餐具,她洗了手走了出来。此时克罗尔先生已经回到客厅。他点了支雪茄,呛人的烟雾在客厅里飘散开来。

“坐吧!”克罗尔先生见维奥莱塔来到客厅,于是示意维奥莱塔坐在沙发上。

维奥莱塔坐下来,然后盯着克罗尔先生,她在等对面这个老头给她的第一堂课。

老头望着天花板,嘴里的雪茄抽个不停。两个人谁都不说话,空气中飘荡着寂静。过了大约有五六分钟,克罗尔先生终于开口了。

“在我开始教授你这种魔鬼的技能以前,你必须了解到以下一些事情。”

克罗尔先生语音缓慢地说,“在整个人类历史中,最复杂,最不可预测的事物就是期货趋势。任何一门职业都比不上这个行当来的疯狂……”

克罗尔先生盯着一面墙,那目光似乎延伸到无穷远处。

“我这里不会给你讲期货到底是什么,它做什么用,它是如何产生和发展的这些没用的东西。我要告诉你的事你应该永远不会从其他人嘴里听到,也许是你一辈子都不可能领悟到的东西。”克罗尔先生抽了口烟,停顿了片刻“期货,就像一种生命形态,像生物孢子一样细微而又有活力的东西。人和它的关系就如同你用显微镜看载玻片上的溶剂一样,你是在用一个高级的世界的目光来看待低级世界。那些低级世界的生命在你眼里就像是一个被与外界隔离的花园,你似乎能看清他们一切活动。”

维奥莱塔静静地听,当克罗尔先生开始专注于自己的独白后,就被对方类似神话般的叙述所吸引,她不再去想其他事情了,来时的烦躁情绪消失无踪了。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东西是永恒不变的,那就是死亡。”

克罗尔先生说“任何生命都逃脱不了,有魔力的孢子一样逃脱不了。作为一个观察者一定要清醒地知道那些孢子是另一个世界的生命,是脱离开观察者生命的自由存在。所以观察者只能去认识和发现它,却无法干预和左右这些孢子。也就是说,人永远不能左右那些孢子的活动。当我刚开始步入这个领域的时候,当我刚开始作为观察者认识这些孢子的时候,我自信地认为自己能左右大局。但经过四十年的交锋,我才明白我左右不了它们。我永远只能是个观察者,而不是个控制者。”

克罗尔先生喘了口气,低下头冥想了一阵。然后继续说:“你可能对我这种叙述感觉费解。实际上我的叙述是一种自我意识的表露,很多时候需要你去把握我思想中的火花。有些东西我是叙述不准确的,需要你有智慧去**它。现在我们继续谈孢子吧。”

“一个观察者必须了解自己和孢子之间的相互地位,绝不要去试图做控制者,永远把自己当作观察者。在这个过程中有三点原则需要注意:第一,孢子是有生命的,是活的。它是能够躲避,并具有能力随着环境的改变和时间的推移而变态的。孢子不具有稳定的形态,对孢子过去的认识不能预测将来。当观察者了解到孢子的新形态后,孢子同样也了解到它被观察者所认识,于是变异就发生了。孢子一定会趋向于向观察者未知的方向去变异。它具有足够的智慧防止观察者捕捉到它的变态规律。所以,对孢子的第一个认识就是它的永恒变异性。第二,孢子不可捕捉性。这是什么意思呢?它的意思通俗的讲就是不可掌控性。观察者不能单独把一个孢子从众多孢子中分离出来,当你把一个孢子从群体分离开后,你会发现其他所有的孢子也都消失了。也就是说,孢子的群体和个体是统一的。孢子无所谓单个,也无所谓多个,孢子是一种即存在又虚无的生命。第三,孢子的单纯性。孢子就是孢子,它不代表任何事物,任何事物也不代表它。孢子单纯到只遵循一种规律,除这个规律外任何的表象都是虚假的镜像。也就是说孢子反映的是整个世界的本原。不要用复杂的理论去表述孢子,越精细的表述越背离孢子的本质。”克罗尔先生不去管维奥莱塔这个虽然天资聪颖,但知识量并不多的女孩是否能听懂,继续用几乎魔怪般的语言讲课。这种场景假如被一个不了解真相的人看到真以为是在做某种宗教传道。

“能告诉我孢子遵循的规律是什么吗?”维奥莱塔轻声问。

克罗尔先生转过脸,定定地看着维奥莱塔。片刻,问:“你知道期货市场有名的汉克·卡费罗、贝托·斯坦、迈克·豪斯吗?”

外汇学院提示:文章剩下的内容需要登录后才能继续阅读哦!

立即登陆

外_汇_邦 WaiHuiBang.com
本文标题:著名的孢子理论,请交易者耐心阅读 - 外汇交易经验技巧-外汇交易心得
本文地址:http://www.waihuibang.com/fxschool/experience/50839.html

相关文章

  • 震荡中的机遇

      茫茫汇海,多空搏异,可谓血雨腥风,葬身于汇海者何止万千?。然,观察者发现在多空拉锯战中有着颇多的获利商机。总体看多空拉锯之争分为五种形态即:横盘平行震荡,逐步向上震荡,逐步向下震荡,反转向上震...

    外汇交易经验技巧
  • 交易的心态决定投资成败

      交易心态非常重要,很多人把亏损的根本原因归结为:心态不好。模拟交易一般都容易成功,可一旦开始实盘交易情况就会大不一样。亏损接踵而至,看对了没做,做了没握住,看错了却做了,该止损却因犹豫而没止...

    外汇交易经验技巧
  • 对于新手 模拟交易不是个好起点
    对于新手 模拟交易不是个好起点

    模拟盘交易被很多人视为新手在进入外汇市场前最好的训练场,但事实上几乎没有人仅通过在模拟盘中训练后就能在实盘交易中赚大钱的。当然,我们不能否认的是模拟盘至少可以让新手学习如何使用交易软件,让有经验的人也可...

    外汇交易经验技巧
  • 看动物世界,悟大成若缺

    所有的动物都是靠特长来求生存的,几乎没有发现一种动物是靠全能优势来求生存的。没有一种既能在水里游,又能在路上跑,又能在天上飞,又长着老虎的牙齿的动物。哪怕有些动物很弱小,它也靠着自己的特长活着。那些强大的动物也...

    外汇交易经验技巧
  • 如何利用游资盈利

      经验之谈外汇买卖无秘诀,如果非要有那就是低买高卖,想赢利就一定记住这两个字:戒贪。即贪大、怕亏,见利不走以求更多,其结果往往赔得更多;怕亏之心人人都有,但有的人一旦被套,舍不得割肉结果越套越...

    外汇交易经验技巧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