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爆发拉沙热疫情病死率14.8% 中国驻尼使馆提醒防范

2020-02-14 阅读 :

  尼日利亚又爆发了新一轮拉沙热疫情。

  据尼日利亚疾病控制中心(NCDC)报告最新统计,2019年12月30日至2020年2月9日,尼日利亚26个州的92个地方政府共发现了1708例疑似病例,其中472例已确诊,其中70人死亡,病死率(CFR)为14.8%。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定义,拉沙热是一种急性病毒性出血热疾病,主要通过接触被啮齿动物尿或粪便等排泄物污染的食物、物品而感染,也可通过人和人之间接触传播及实验室感染。

  受限于医疗卫生条件和疾控体系薄弱,近几年,拉沙热在尼日利亚多次发生。据外媒报道,此次更是过去几年中,尼日利亚疫情爆发最严重的一次。

  尼日利亚政府已采取了应急方案,派遣了多支快速反应小组,以支持疫情防控工作。

  拉沙热:尼日利亚的“圣诞节和新年”疾病

  如前所述,拉沙热是一种发生在西非的急性病毒出血热疾病。近几年,拉沙热在尼日利亚几乎每年都有发生。譬如在2019年,WHO就曾通报,2019年1月1日至2月10日,尼日利亚20个州和联邦首都直辖区累计报告拉沙热病例327例,死亡72例,病死率为22%。该病潜伏期为2天至21天,主要症状为发热、乏力、头痛、咽痛、肌肉痛、胸痛、恶心、呕吐、腹泻、咳嗽和腹痛等,严重时可出现口腔、鼻腔、阴道或胃肠道出血、面部肿胀、肺腔积液、蛋白尿、休克、癫痫发作、昏迷等。

  据WHO介绍,拉沙热是一种人畜共患病,这意味着人可以因接触受感染的动物而被感染,其宿主为“多乳鼠”。此外,拉沙病毒还可以经由啮齿类动物的尿液或粪便传播给人,也会发生人际之间传播。

  拉沙热病毒传染性极强,与埃博拉病毒、马尔堡病毒等共同被列为生物安全第四级(Biosafety Level 4)的危险病毒。据悉,大多数病人初期症状较轻,严重者出现多脏器功能障碍、衰竭,从而导致死亡。一般而言,每五例感染会有一例重症。

  由于拉沙热症状的变化多端和非特异性,在病程初期往往难以进行临床诊断,只有在高度专业化的实验室才能得以检测。在临床病程早期,抗病毒药利巴韦林对拉沙热具有一定疗效。目前拉沙热防护疫苗的还未面世。

  2019年,在尼日利亚,已有约170人死于拉沙热病毒。尼日利亚救世主大学副校长、英国皇家病理学家学院院士奥维尔·托莫瑞(Oyewale Tomori)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过去的15~20年间,拉沙热已成为了尼日利亚的“圣诞节和新年”疾病。他认为,冬季干旱的自然环境是拉沙热病毒肆虐的诱因。

  此外,他还表示,医疗卫生条件和疾控体系的薄弱也加剧了病毒的传播。目前,尼日利亚仅有五个能够诊断拉萨热的实验室。

  疫情对尼日利亚经济的影响

  拉沙热病毒的爆发与传染具有季节性,多活跃在旱季。通常,每年12月至2月为尼日利亚的传统旱季,在此期间,拉沙热的病例数往往会飙升。

  据尼日利亚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间,相较于后三个季度,尼日利亚第一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通常都要慢0.25%左右。

  护理与健康科学杂志(IOSR-JNHS)曾于2018年2月发布文章,分析了近几年来拉沙热疫情对尼日利亚经济的影响。文章指出,拉沙热对尼日利亚的影响主要体现在公共卫生、粮食生产和出口三方面。

  首先,疫情增加了公共卫生领域的开支。由于疫情多发于偏远农村地区,缺乏足够的初级卫生保健中心。尼日利亚政府需要在偏远地区建立临时的医疗场所,培训医护人员,并购买大量的医疗物资。

  第二,疫情影响国内粮食生产和消费。由于担心木薯粉会传播拉沙热病毒,在疫情高发期,尼日利亚木薯粉生产加工企业均会暂时关闭。在农业领域,木薯粉贡献了约45%的GDP,90%的木薯粉用于尼日利亚国内消费,且木薯占民众日常饮食的50%以上。

  第三,疫情还会影响了出口和外商投资。疫情爆发期,尼日利亚公民通常都会被禁止参加国际比赛和国际会议。

  目前,WHO已与联合国、美国国外灾难援助办公室、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卫生部等多个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合作,共同应对拉萨热疫情。目前已建立了马诺河联盟拉沙热网络,加强拉沙热实验室的诊断能力,临床管理以及环境控制的培训也被纳入其中。

  2月5日,中国驻尼日利亚大使馆在官网上发布警告,提醒在尼日利亚的中国公民注意防范疫情。使馆提醒,2月以来,尼日利亚国内疟疾、拉沙热等流行性疾病进入了多发期,中国公民需要提高防范意识,理解并积极配合体温检测等尼方的防控措施。

本文标题:尼日利亚爆发拉沙热疫情病死率14.8% 中国驻尼使馆提醒防范 - 外汇新闻资讯
本文地址:http://www.waihuibang.com/fxnews/137184.html

相关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