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央行为何结束负利率时代?经济低迷的根源是债务

2020-01-10 阅读 :

  2019年12月,瑞典央行宣布加息25个基点至0%,成为了全球第一个结束负利率的国家。这会给其他央行带来什么启示呢?

  许多央行和经济学家都认为,在经济疲软的时期,经济主体不会扩大信贷或增加投资,反而会倾向于选择储蓄。因此必须放宽货币政策,以刺激经济增长,负利率也应运而生。

  但经济学家Daniel Lacalle撰文指出,这种想法是荒谬的。低通胀和低增长的原因不是过度储蓄,而是过度负债。低利率与高流动性促使产能长期过剩,贴补低产能和高负债部门,以及提高税收惩罚高产能部门,都使得经济逐渐僵化。

  历史证据表明,负利率不仅无助于减少债务,反而会刺激债务增长。Daniel Lacalle表示:

  “负利率并不能加强家庭的偿债能力,因为不可复制资产(如房地产)的价格因流动性过剩而急剧飙升,而低成本的债务也无法弥补更大的风险。”

  投资和信贷增长受到抑制并非源于经济主体的无知或储蓄过度,而是因为人们还记得过去的惨痛教训。家庭与公司在投资与支出决策上更加谨慎,因为他们意识到了,经济现实情况与投资成本、货币数量并不对称。

  认为家庭和公司没有投资或支出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他们只是花费得比央行预期的要少。然而,这并不是他们的错误,而是央行的预测被误导了。企业和家庭将2001-2007的市场状况作为投资和信贷需求的分析依据,却没有考虑到实际的市场其实正处于泡沫之中。

  此外,央行的说法也是相互矛盾的——他们认为采用负利率是因为市场的需求,而不是央行的政策需要。如果这是真的,那为什么不让利率随市场自由浮动呢?

  试想一下,哪种投资、公司或金融决策可以在利率为-0.5%时盈利,却不能在利率为1%时盈利呢?答案就是泡沫。在易产生泡沫的部门,哪怕是负利率的情况下,投资也在增长,不可复制资产与金融资产也在暴涨。

  另一方面,公共债务的收益率被人为压到极低,但负利率非但没有提振经济,反而让政府更加依赖廉价债务。政客们放弃了任何改革的举动,反而积累了更多债务。

  Lacalle认为,这些央行对经济的诊断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决策者们认为低增长和低于目标的通胀是需求带来的问题,但这些问题实际上是之前的超量负债所带来的。而最后,央行对金融的抑制措施也只会让市场泡沫不断膨胀。

  如果央行忽视了人口、技术和竞争对通胀、消费增长、信贷和投资的影响,采用了错误的政策,从而产生新的泡沫,这会比之前的泡沫更加危险,因为下一个泡沫会再次加剧各国的财政失衡。

  瑞典就是最好的例子。五年前,瑞典实施了负利率政策,而现在由于其所带来的金融风险过高,央行也不得不宣告放弃负利率。在瑞典实施负利率期间,其房地产价格指数上升了50%(从160点上升到240点),平均住宅指数上升了27%,不可复制资产(基础设施等)价格上升了30%到70%,股市上升了20%以上。然而,家庭消费和投资(资本形成总额)几乎没有增长,实际工资仍然停滞不前。

  瑞典的经历表明,在经济放缓的时期,投资和消费不会随着政策下调而增加。货币政策已经变成了避免改革的借口,哪怕各国政府很乐意宣布实施“财政刺激措施”恐怕也于事无补。“财政措施”对政府来说意味着更多的“支出”,当欧元区政府开始支出的时候,结果通常是换来更多的负债与更高的税收。

本文标题:瑞典央行为何结束负利率时代?经济低迷的根源是债务 - 其他国家和地区央行动态
本文地址:http://www.waihuibang.com/centralbank/othercentralbank/134039.html

相关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